200多亿热钱涌入,“很黄很暴力”的剧本杀亟需青少年模式

  寒假来临,孩子们迎来“双减”后的第一个假期。如何丰富假期生活?剧本杀跃然台面。有调查显示,当前,剧本杀已经成为线下主流娱乐方式之一,中学生更是剧本杀行业的潜在消费人群。

  200多亿热钱涌入,“很黄很暴力”的剧本杀亟需青少年模式

  图为年剧本杀位于线下娱乐前三

  然而,市场上的剧本杀良莠不齐,一些经营者靠暴力恐怖甚至低级趣味等“擦边球”的宣传语和故事情节来吸引眼球。家长们无法淡定了,这样的游戏怎么能让中学生玩?上海市法学会未成年人法研究会副秘书长田相夏说:“绝对不能让越低俗越快乐的价值观大行其道。”“剧本杀”太上头初中生比在职青年更爱玩

  1月14日,一位上班族在社交媒体上感叹,这两天早上,从地铁口出来,能看到一堆一堆的高中生在商量着要去玩剧本杀。艾媒咨询发布的《年中国剧本杀行业发展现状及市场调研分析报告》显示,目前,剧本杀已经成为线下主流娱乐方式之一。10-19岁城镇人口是剧本杀行业潜在消费人群。2022年1月11日,中国文化娱乐行业协会与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联合发布的青少年沉浸式娱乐方式与权益保护调研情况也印证了这一现状。调研显示,超过65%的青少年偏向喜欢密室逃脱、剧本杀,其中,初中生比在职青年高出8个百分点还多。谈起新生代中学生的娱乐偏好,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少年儿童研究所所长孙宏艳向未来网记者解释道,生理心理特点是未成年人爱上剧本杀等沉浸式游戏的主要原因。他们从对家庭的依恋逐渐转为对同龄群体的依恋,渴望线下社交;喜欢猎奇和刺激的体验。95后资深剧本杀玩家文闯告诉未来网记者,他玩剧本杀3年了,目的就是交友。他从不玩线上剧本杀,只玩线下,几乎每周必玩,因为面对面的体验好,但也更容易让人着迷。

  200多亿热钱涌入,“很黄很暴力”的剧本杀亟需青少年模式

  剧本杀现场 受访者供图

  逍遥振振在北京开剧本杀馆4年了,他告诉未来网记者,他的馆经常接待固定的几波中学生,从初三到高中都有。这些学生基本来自比较牛的学校,放假都会去玩几次。“很黄很暴力”野蛮生长的“剧本杀”乱象丛生

  十多年前,演员王志文主演的电影《天黑请闭眼》成为一代年轻人的记忆,学生们模仿着影片中的桥段,和同龄人玩“杀人游戏”。这也算是国内剧本杀的雏形。如今,时过境迁,剧本杀已从游戏演变为一项产业。在这个产业链条里,有人专门写剧本,有人提供场地或服装道具,有人组局,还有人专兼职做DM(主持人)、NPC(非玩家角色)。有的大学生从中找到了兼职赚钱的机会,获取时薪或提成;还有大学生一边在剧本店打工,一边玩本;还有的经营者为了提升剧情的氛围感,会找北京电影学院、中央戏剧学院的大学生做NPC。玩剧本杀的前提是买剧本,一个正版剧本的费用低则几百,高则上千,一个城市仅有一家门店获得授权的城市独家本费用上万元。一个四五万字剧本的买断费5万元左右,稀缺本价格被炒到更高。有意思的是,还有电影编剧转行“剧本杀”创作。未来网记者注意到,目前,各大电商平台都有剧本杀售卖,价格相对便宜,几十元上百元不等,既有电子本,又有实体本。有的剧本显示每月销售超过3000单。

  200多亿热钱涌入,“很黄很暴力”的剧本杀亟需青少年模式

  截图自电商平台

  在市场需求、综艺背书等因素推动下,行业规模持续壮大。《实体剧本杀消费洞察报告》显示,到年4月,全国剧本杀门店数量就已经达到4.5万家。预计到2022年中国剧本杀行业市场规模将增至238.9亿元。企查查数据显示,目前,我国狼人杀、剧本杀相关融资31起,融资总额超252.5亿元。年7月,推理大师Club完成千万级美元Pre-A轮融资,它不仅有线上平台,还搭建了线下馆,已在北京开设3家直营店和十余家加盟店,线下直营店净利润率保持在50%以上。庞大的市场蛋糕不仅吸引了我是谜、芒果TV等品牌方入局,还有阅文集团、王者荣耀等成为上游市场的IP授权方。然而,在需求刺激下,为了吸引更多的玩家,有人打起了歪主意,在剧本情节上做文章,专门迎合低级趣味的需求。于是就出现了与高速增长相伴而生的行业乱象。据网友反映,有些剧本的宣传文案特意凸显少儿不宜元素,甚至在情节、角色设定等方面,疑似通过“擦边球”的方式吸引人,以抢占用户,扩大市场。有人认为剧本杀市场“很黄很暴力”。家长刘娅表示,“如果类似的问题得不到处理,无异于向未成年人传递不健康的价值观。我们为孩子买书会挑选靠谱的出版社,剧本(杀)和与严格出版的图书不一样,它的内容难以严格审核监管,我是不敢让孩子去玩(剧本杀)的。”据逍遥振振介绍,他去参展时确实遇到过其他城市在寻找低俗类型的本子,可能有些城市存在这类型的偏好。

  200多亿热钱涌入,“很黄很暴力”的剧本杀亟需青少年模式

  剧本杀馆设计的剧本封面 受访者供图

  也有玩家反映,除了情节低俗,有的粗制滥造的剧本还存在宣扬欺诈哄骗,篡改历史,抹黑英雄人物等违法违规问题。既然剧本杀的潜在用户群是未成年人(主要是中学生群体),这种“变味”的游戏适合未成年人玩吗?对他们有哪些危害?田相夏接受未来网记者采访时表示,一方面,剧本杀也是一种游戏,孩子们玩剧本杀与玩网游的本质类似,含有暴力低俗等情节的剧本杀对于价值观形成期的青少年危害极大。另一方面,有些青少年会沉迷其中,就像以前通宵玩网游一样,严重影响他们的身心健康。

  200多亿热钱涌入,“很黄很暴力”的剧本杀亟需青少年模式

  网友留言评论截图

  为了赚快钱不择手段,游走在“监管”之外的剧本杀不仅引发家长、老师的担忧,甚至有剧本杀作者感叹“再这么玩下去,这个行业迟早要完蛋!”杜绝“越低俗越快乐”开启“青少年模式”

  和所有文化产业一样,走过早期的野蛮生长阶段的剧本杀迎来规范治理和有序发展阶段。北大文产院学术委员会主任、中国文化产业促进会副会长陈少峰教授向未来网记者表示,接下来,需要有关部门制定出台监管政策和标准,加强行业监管,对剧本杀内容予以审查,加强未成年人保护。不过,他也提醒,若为了规避责任,出台措施时层层加码,则会妨碍市场的繁荣。目前来看,上海市打破了剧本杀行业监管空白,成为首个正式将密室剧本杀纳入管理的城市。2022年1月13日,上海发布了《上海市密室剧本杀内容管理暂行规定》,要求经营单位建立健全内容自审制度,对剧本、场景、道具等内容进行自查与管理;对不适宜未成年人参与的予以提示,禁止未成年人进入,健全未成年人保护机制。有业内人士称,此举意味着令未成年人上头的剧本杀将迎来监管时代。田相夏认为,上海的经验做法值得推广,他建议在形成规范性制度的前提下,可以借鉴互联网平台的青少年模式,开启剧本杀行业的“未成年人模式”,推进内容分级。“经营者的宣传也要纳入监督,避免用不当的内容哗众取宠,吸引眼球。”陈少峰补充道。作为青少年喜闻乐见的娱乐产品,剧本杀等活动如何对未成年人进行正确的价值引导?“绝对不能让越低俗越快乐的价值观大行其道。”在田相夏看来,很多青少年都有英雄情节,他们愿意玩红色或革命题材的剧本杀,就像电影《长津湖》一样,正能量一样会有市场,前提是必须经过精心的设计。逍遥振振认为,低俗剧本很影响店的形象,现在,弘扬家国大义的本本越来越多,受众很大,有些国企团建会玩这种剧本。“新生行业的健康有序发展需要规章制度,从未成年人保护的视角,还需要出台行业标准,形成多部门联动的评测体系,把不健康的问题消灭在萌芽状态。”孙宏艳说,与所有文化产品一样,剧本杀等娱乐活动既要能给青少年带来良好的文化体验,又能传递正能量,引导青少年形成正确的“三观”,这样才能带动市场良性发展。(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刘娅、文闯、逍遥振振均为化名)未来微评疯狂制造阴暗和“噩梦”,“剧本杀”的世界该消消毒了!

  “剧本杀”凭借沉浸式体验和丰富多彩的内容,已经成为线下主流娱乐方式之一,有效满足了人们对娱乐和社交的需求。而据《年中国剧本杀行业发展现状及市场调研分析报告》,10-19岁城镇人口是剧本杀行业的潜在消费人群。剧本杀的核心竞争力,就在于剧本内容是否有足够吸引力。只有剧本好玩,才能吸引玩家。但是,一个好的剧本内容,其创作需要花费大量的精力,优秀的剧本更是“少之又少”。如何能够抢占剧本杀市场,刺激消费者参与其中?一些商家动起了“歪心思”,打起了“擦边球”,在法律的边缘疯狂试探。在剧本中加入乱伦、强奸、恋童等低俗情节,对色情、暴力等内容进行细致描写,这些“少儿不宜”的内容,给心智尚未成熟的未成年玩家灌输着“越低俗越快乐”的价值观。在充斥着“黄暴”内容的剧本之外,剧本杀行业也成了“色情温床”。有的商家设置了需要用喝酒、拼酒来推动的剧情;有的商家在“真人剧本杀”中提供“女仆陪玩”服务,诱导用户打赏“女仆”;有的商家还会找年轻漂亮的女孩当“托儿”,约人到店内消费。消费者在不知不觉中,落入情色的漩涡之中,不仅在剧本杀中迷失了自我,也耗费了不少金钱,据报道,这些消费者中还有不少是未成年人。商家虽然赚得盆满钵满,但这种无底线追逐利益的行为,早已经将道德和法规抛在了脑后。相对于一些“为黄而黄”的剧本,一些剧本主打暴力、血腥、恐怖。为了让玩家的沉浸体验更佳,恐怖本会设置“坟场”“冥婚”等实景,加入真人NPC出演鬼怪,不止营造恐怖世界,还在游戏过程中宣扬怪力乱神、封建迷信。对于这种剧本,许多成年玩家反馈“冒冷汗”“做噩梦”,更何况是承受能力相对更弱的未成年人?有的剧本甚至还会篡改历史,抹黑英雄人物。例如某个以南宋历史为背景的剧本杀中,为岳飞刺下“精忠报国”的竟是秦桧,连千古名篇《满江红》也歪曲成秦桧的创作。这些剧本大搞历史虚无主义,又会如何带偏青少年的历史观?商家希望在竞争对手面前“快人一步”,这个可以理解。但是,眼里只看得见“利益”,心中装不下“责任”,只会脱轨狂奔,越走越偏。整治“脱缰”的剧本杀行业,改变“越低俗越快乐”的现状,需要监管部门及时介入,为行业发展立好规矩,也需要相关法律法规对这些没有底线的商家亮剑。唯有如此,才能让剧本杀这个充满前景的行业能够更加规范发展,也才能让当代青少年不被这些“有毒”的剧本内容所误导。如果继续执迷不悟输出“毒药”,那剧本杀行业、商家们就离“凉凉”不远了。(刘颂寒)

  原标题:《200多亿热钱涌入!“很黄很暴力”的剧本杀亟需“青少年模式”》

SY剧本是一个复盘解析及测评,点评的平台,专业为广大用户提供详细的解析分享
SY剧本(官网)复盘解析攻略-完整流程规则及凶手推理剧透 » 200多亿热钱涌入,“很黄很暴力”的剧本杀亟需青少年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