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了家剧本杀店,我赔得裤衩都没了

  开了家剧本杀店,我赔得裤衩都没了昨天,是小外的剧本杀店开业两周年。

  为了这个大喜日子,她几天前就开始在三个玩家群里打广告,告诉大家两周年这天前来消费,会有折扣。她在群里说:“这天不赚钱,就是想大家一起来庆祝。”

  三个群加起来接近300人,最终组成了两个局。两周年当天,其中一个局因为有两个人临时放了鸽子,没有组成。

  那天唯一的一组剧本杀结束后,客人们热热闹闹地离开店铺,还不忘祝小外生意兴隆。把客人送出门,店里只剩下小外和她的合伙人。合伙人没多久打开了王者荣耀,手机里的声音,成为了那天余下时间里,店铺里仅有的声响。

  “好景不再”,小外想。

  开了家剧本杀店,我赔得裤衩都没了剧本杀很火,

  剧本杀店很冷

  小外的店开在广州花都区。虽然这个地方在广州的最边缘,但正因如此,这里房租便宜,加上高校林立,还有南航的员工生活区,所以,这里从来不缺乏年轻人。

  开店之初,小外满怀信心。确实,整个剧本杀市场,其实至今依然显得非常红火。数据显示,全国剧本杀馆在年的时候还只有2400余家,年就急速攀升至12000家,年又猛增至30000家。

  与那么多人一起进入这个行业,小外觉得自己应该不会做错决定。

  店铺确实也有过一段好光景。这家只有四个房间的小店,在生意红火的时候,从白天到凌晨都不会有空闲的房间。

  打剧本杀跨年是过去两年年轻人们突然很喜欢的跨年方式。

  年的跨年夜,有一个房间的顾客赶在0点之前结束游戏,热热闹闹地来到客厅和小外一直看着某个跨年晚会,等待着一起倒数。这声响把其他三个房间里的顾客也都吸引了出来,他们的游戏进行到一半,就都闹哄哄地在电视机前挤在一起。

  30多个人,齐声倒数,陌生人之间互道新年快乐,大家各自拥抱,仿佛认识了很久的朋友。小外给留下来的客人们都另外切了水果和送了饮料,这个晚上让她实现了她对店铺最美好的想象:

  “让人们开心地聚在这里。”

  开了家剧本杀店,我赔得裤衩都没了曾经有一位剧本杀品牌的创始人在接受某媒体采访时坦言:

  “表面上剧本杀随着媒体报道越来越火,但调研一下各个城市新开/死掉店铺比例就知道,出圈不过是在满足大众的新奇感,真正意义上行业还处于拓荒阶段,火是’虚火’。”

  小外的店铺印证了这句话。

  记不得是从哪个时间节点开始,小外手机最大的用途,从回复顾客的咨询,变成了在不同的群里主动组局,以及,没有人来的时候,打王者荣耀和刷抖音度日。

  也想改变现状,小外和合伙人一直采购新出的剧本。

  剧本杀的剧本分为三类:盒装本、限定本和独家本。盒装本价格在500元左右,每个店家都可以购买;限定本价格在2000元左右,一个城市卖给三家店铺;独家本一个城市只卖给一家店铺,价格在5000元左右。

  生意越差,小外和合伙人就越想买更少有的剧本;这也意味着,他们为购买剧本投入的钱就越多,陷入一个财政上不健康的循环。

  小外感到焦虑,但又是必须做的事情:

  “布景上、服装上比不过别人,我们只能寄希望于新的本能招来追求新鲜的人。”

  但现实是,小外知道,剧本杀发展到今天,剧本已经慢慢不是这个游戏的重心了。

  所有的剧本杀老板,都知道这点。

  开了家剧本杀店,我赔得裤衩都没了“想回去打工了”

  曾经大家玩剧本杀,还是很纯粹地冲着剧本去。阿光很怀念这样的日子,因为作为老板,在那段时间,他赚了很多。

  在剧本杀刚开始火的时候,它取代的是传统的密室逃脱。

  解开密码、寻找出口、破除谜题,传统的密室逃脱曾经很辉煌,但很快就变得暗淡。在阿光眼里,辉煌是因为年轻人的社交场合太少了,除了ktv、看电影、逛街以外,突然有了这么一个能让大家聚在一起共度难关、还能展现自己天赋异禀的事情,火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但密室逃脱要做得好,成本和标准是很高的。“比如你做一个掉了蜘蛛网的房间,这个蜘蛛网你如果不用特殊材料做得真的很逼真,而只是用普通毛线的话,代入感立刻就没有了。”

  年轻人只是想逃离生活、想代入一个虚幻的空间、想聚在一起。这时候,剧本杀出现在了“捏着鼻子玩密室逃脱”的年轻人面前。

  关了灯,配一段诡异的音乐,主持人适时地一惊一乍,那代入感不会比花半年时间建出来的密室逃脱小房间差。

  看准了时机,阿光立刻在天津开店。

  “最开始的剧本杀成本真的太低了,核心就是那个本。你有一个好的故事,能让大家真正的沉浸下去,其他的事就没那么重要。我当时开店就是最简单的装修,几个房间,几张长桌子,几把椅子。

  当时的行业也不发达,没那么多专业的编剧和作家进入到剧本杀的创作里,所以我甚至可以不用买本,就自己找作者写,然后让店里的员工测试一下。”

  很快,阿光就开了两家分店,开始考虑品牌建设的事情。

  是赶上了剧本杀的风口,让阿光飞了起来。但慢慢地,风太大,就开始成了阻力。

  剧本杀的内卷,不知不觉地开始了。

  开了家剧本杀店,我赔得裤衩都没了最开始,所谓的内卷,还是发生在剧本创作的领域里。

  根据剧本杀编剧的分成模式,大部分作者按照稿费+销售数据分成,四六、五五都有。比如一个本子单店采购成本500,全国卖了5000套,作者至少能分到百万。所以,这两年剧本杀行业不乏一个本子卖几百万的造富神话被报道。

  听起来很赚钱。而专业编剧在自己传统的影视领域,几乎处于最低等的位置。在一个影视项目里,毫无演技的流量明星,会分走绝大部分的拍摄经费。于是越来越多的专业编剧,开始加入到行业中。

  因此,到了现在,不计其数的新剧本,正泉涌般出现。数据显示,年全国举办的剧本杀展会就达18场,年10月前排期的展会16场,而且还在持续增加中,按照每期展会新本量100-200部计算,仅一年的新本量约2000-3000部左右。

  剧本的题材、角色、情节反转、游玩时常都在以周为单位地更新,而逻辑上一个小小的漏洞,也许就会成为一个剧本在某天登上《年度最坑剧本,千万别玩》的原因。

  当初小光找来的作者,他们本身并不是十分专业。为了赶上专业化的趋势,有一个比较年轻的作者,一年把名侦探柯南的全集漫画来回地看了好几遍,学习里面的故事线,再把里面的作案手法改换一下,加入他自己的本里。

  专业化程度高了以后,人们开始为剧本设置奖项。一个好的剧本,就像一个明星一样,所有人都会慕名去玩;而没有买到好剧本的店,成为了剧本杀浪潮中第一段下沉曲线。

  怎么办呢?没有好的本,那就营造一个更好的感官体验。

  一些人重新想起了已经被剧本杀踩在脚下的密室逃脱。从此,剧本杀的内卷,开始向剧本以外的空间蔓延。

  开了家剧本杀店,我赔得裤衩都没了第一次走进一家占地一个小山头的剧本杀店时,自问已经在这一行见多识广的阿光,还是有些呆住了。

  整个山头有三栋公寓,每栋公寓是一个剧本主题。玩家需要在自己选择的剧本对应公寓里入住两天一夜。以往,人们围在一张桌子上,想象一群人所谓的“来到客厅开始盘问”、“进入房间有一位老人家在哭丧”、“走在过道上有人会跟你说奇怪的话”,而这些需要人们想象的描述,都被这一家剧本杀店实景呈现。

  “他们那边还有一个简易威亚,为了还原世外高人从天而降的样子,NPC会从威亚上飞下来。”

  说起这个,阿光还想起了最近在小红书里看到的“哭丧dm”。大家可能根本还不知道具体的这个剧本说的是什么、玩的是什么,但只听到有这样一个主题公寓让人住两天一夜、有这么一个dm哭丧哭得声嘶力竭、有人从天上飞下来,就会天然地想尝试。

  剧本的精进已经不足以留住很多的客源,剧本杀越来越往“密室逃脱复兴”的方向奔去,不再只是阿光口中“几个房间、几张桌子、几张椅子”能够搞定的低成本生意,衣服好不好看、NPC够不够拼命、场景够不够精致,都成为了更重要的标准。

  在此情况下,一些专门为剧本杀店提供服务的装修公司,最高峰时一个月可以净赚百万。

  以前,阿光的店依靠引进高质量的剧本,在大众点评上一直拿着4点多的高分。但现在,他店铺的分数只能在3分上下徘徊。因为,“太简陋了。”

  渐渐地,阿光身边许多同行开始退出。他们没钱了。和新入局的剧本杀创业者不一样,他们并没有准备这么大一笔资金投入进去,又刚好遇到疫情,让本就不宽裕的经营雪上加霜。

  有一位同行,为“多久洗一次玩家穿的衣服”纠结了很久。两天洗一次,一次几百块,太贵了;一周洗一次,太脏了。他曾经都把衣服送到洗衣店去了,想了想,又把衣服拿了回来。

  他们也没力气了。

  “许多人跟我说,自己开店,是因为不想打工被卷。没想到,搞剧本杀更卷,那还是回去打工吧。”

  开了家剧本杀店,我赔得裤衩都没了“都是韭菜”

  但无论要不要进入卷的浪潮中,线下剧本杀的经营者都仍有一个共同的问题要面对——线上模式的兴起。

  在AppStore里搜索剧本杀,一款叫《会玩》的软件积累了99万的评价,而一款叫《百变大侦探》的软件,也有15万的评价。

  跟随在它们后面的,还有大量名字里带着剧本杀的APP,他们的评价量可能相比起一些主流软件里不算很多,但要知道,《开心消消乐》的评价量,也只有89万而已。

  除了本身就可以玩剧本杀的APP之外,还有一些APP提供“DM到家”服务,也就是说,就像吃饭不用到饭店一样,玩剧本杀,也可以在家玩了。

  剧本杀听起来流行,但始终不是一个老少咸宜的玩物,而在有限的用户群体里,又有相当一部分呈现出要被线上APP瓜分走的态势,这很难让剧本杀老板们,不心头一震。

  依然在坚持着“以本立店”的老板们业已四面楚歌,线上APP抢走了一部分生意后,愿意来到现场的年轻人们,也更青睐体验感和形式感更强的门店。

  开了家剧本杀店,我赔得裤衩都没了可能,留给这些创业者们最后的机会,就是到更上游的产业去 —— 剧本创作和剧本销售。

  作为小外的前辈,李哥比小外更早在花都区开剧本杀店。他没有赔,但他的生活重心,也早就不在剧本杀店本身了。

  如今,李哥的朋友圈里,隔三差五会出现剧本杀同行间的探讨和交流会,有时候是和花都区政府合作推动剧本杀文化发展的记录,另外一些时候是正在布置剧本杀展会的现场照片。对李哥的采访约了整整四天,四天里,他每天都有不一样的会议,和不同的应酬饭局。

  就像小外一样,每个普通的剧本杀店老板都有“买本焦虑”,许多老板每天不是在剧本杀展会里,就是在去剧本杀展会的路上。

  剧本杀展会同时面向店家和发行售票,通常来说,一张店家票是300元,一张发行票最低2000元,最高能达1万元(视位置、房间而定)。

  “最近行业最大的展会,店家门票在黑探有品上卖出2669张(498元/张)、发行门票卖出20张(5288元/张),而办一场展会的成本一般不超过30万,粗略估算主办方能赚100多万。”一位资深发行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

  所以,在李哥心里,在这个行业里要更安全地生存,那就去成为剧本杀行业的推动者和供应商。

  无论是什么样的场景、线上还是线下,剧本杀即使不注重剧本了,但基础还是要有剧本,要有这个文化存在。

  他坦言:

  “特别是在一二线城市里,剧本杀这个行业分层已经非常严重了。能赚钱的几乎只有剧本创作者和供应商,剧本杀店的老板,已经成为了韭菜。”

  他又说,自己一开始是因为喜欢玩剧本杀所以开了店,想跟大家一起玩。现在,除了陪领导们体验剧本,他已经很久没有无忧无虑地玩上一局了。

  参考来源:

  每日经济新闻:剧本杀“杀疯了”!个人投资者纷纷进入市场,最赚钱的却不是店家

  虎嗅APP:剧本杀套住了年轻人,却没有拴牢资本

  深燃:剧本杀老板亏惨了,但这些人月入百万

  采访|pp 铁塔猫

  撰文|铁塔猫

  图源|视觉中国

  买不起房的中国年轻人,住进了房车

SY剧本是一个复盘解析及测评,点评的平台,专业为广大用户提供详细的解析分享
SY剧本(官网)复盘解析攻略-完整流程规则及凶手推理剧透 » 开了家剧本杀店,我赔得裤衩都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