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剧本杀中树立正确的三观至关重要

  武汉大学硕士生 丁凤蕾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谢宛霏

  从缉毒警察的《湄公河行动》到医患关系的《人间世》再到文物修复师的《我在故宫修文物》,近年来聚焦职业及其背后故事的影视作品频频出现,受到了大量青年的喜爱。与此同时,青年们在线下也掀起了一波职业篇剧本杀的体验热潮。

  落座熄灯。“如果你们的亲人爱人要去做缉毒警察,你们愿意吗?”当DM(剧本杀主持人)的声音响起,灵魂拷问瞬间将你拉入缉毒警察的世界。缉毒警察也是普通人,也同时扮演着子女、父母与爱人等不同的角色。“所谓人无完人,因而我没有将所有角色都神化、完美化,而是使每个人物都具有自己的性格特点,有自己的故事以及情感线。”避免神化,回归真实是剧本杀《余光》作者新海美冬的想法。

  新海美冬将创作聚焦缉毒警察一方面是因为他们的职业环境非常特殊,另一方面是对缉毒警察群体自小埋下的崇敬之心。“《余光》的人物沈卫国、白鹿、江勤、江书忆父子,都有真实人物原型,是一个个实实在在的故事。”她希望,玩家能在《余光》扮演角色过程中,思他们所思,想他们所想,了解缉毒警察这个群体的特殊性,去理解他们的信仰和精神。

  如何让以严肃职业为背景的剧本如何做到不说教、不过于夸大对创作者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在聚焦医生题材的剧本杀《三谢世涂》作者阿尘看来,任何创作内核都是需要一套“糖纸外壳”的,就像有一些药套在了胶囊里水服后就不会那么难以下咽。这便要求作者不仅要考虑到职业背景,同时还要照顾到玩家的整个心流曲线,在苛刻的条件下不断斟酌、取舍,最终找到那个巧妙的平衡点。“剧本杀的优势是垂直性的深入体验,天然带有比文学和影视更强的教育属性。”阿尘如是说。

  剧本杀《修复师》的作者,有着近十年工作经验的文物修复师北溟非常认同阿尘的观点,文物要真正活起来,就要活在人们心中,剧本杀是最适合面向公众传播的方式之一。他一直认为,不是把文物修补好就足够了,而要让大家知道这件文物是为什么、怎么样制造出来的,有谁用过它,它的主人又有怎样的故事。“我写剧本也是在做文物修复,只不过换了一种方式。”北溟说。

  剧本杀《国家宝藏》的作者武当王则将视角聚焦在中医,把笔触对准了仍在坚持中医药研究的那些人,“我想尽我所能告诉大家,中华民族文化传承下来的瑰宝并没有消失,仍有一些人还在坚持”。

  “我个人觉得大部分年轻人更希望自己去体验一下,自己去领悟一些道理。只要玩家把自己代入到剧情以及角色当中,他一定会获得一些东西。”武当王说,如今剧本杀受众群体愈渐广泛,玩家年龄段、行业跨度较大,在剧本杀中树立正确的三观也至关重要。

  “每个玩家的内心中都有自己的世界,我们剧本人要做的,并不是强制玩家去被动接受某些观点,而是在剧本中宣扬正能量的思想,留下玩家自己思考的余地。”新海美冬认为,青少年的心理正处在一个动荡的阶段,他们迫切想要了解这个世界,但又未观全貌。在这个时期,他们更加需要正向的三观来加以引导。学校的教育是一方面,而另一方面,影视、剧本杀作品能加以辅助,在青少年更易于接受的娱乐过程中,潜移默化地传递正能量。

  来源:中国青年报客户端

SY剧本是一个复盘解析及测评,点评的平台,专业为广大用户提供详细的解析分享
SY剧本(官网)复盘解析攻略-完整流程规则及凶手推理剧透 » 在剧本杀中树立正确的三观至关重要